穷游网创始人:入职五周年 -澳门利来

 二维码
作者:悟空来源:悟空

当公司的内部app上显示“今天是你穷游旅程的第1827天,距离30000元旅行基金还有1!”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距离自己来到北京加入这家公司已经整整5年了。5年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漫长无比的过程,于我却好似转瞬即逝,说起来我不是一个特别怀旧的人,但回想起5年前来到北京的那段时光依然清晰无比。


20111月,我刚刚带老妈结束珠峰旅行回到拉萨,一天上午突然接到了老蔡的一个电话:“我可能会考虑离开lonely planet加入穷游网……”我先是愣了一下,作为穷游网多年的用户,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那个草绿色的十分过时的论坛界面,瞬间有点懵,当时聊了什么大部分如今已经记不得,但有一句我记得非常清楚,我跟老蔡说:“……穷游的整个网站太杂乱了,如果要有长远的发展,肯定要做大手术啊,你可别参与改版这事儿,想想我就头大……


4个月后的一个凌晨,在上海一家酒店的房间里,我自己一个人开始做着新版穷游的网站改版设计…… 此时旁边是穷游的创始人肖异和老蔡,他们俩正盯着电视里的皇马和巴萨的西班牙国家德比,这不是段子。


和老蔡还有肖异认识是在2008年在上海一次旅游展会上,当时我和朋友在上海创办了“稻草人旅行”刚刚一年,那是我第一份创业。为什么选择离开稻草人加入穷游,几年来一直有人问我这个问题,其实我很少回答,不过今天但说无妨。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当时的稻草人旅行,网站建设、运营、市场和品牌推广只有我一个人,对我来说,那离我心目中的“互联网”还相去甚远,在对稻草人未来的规划上,我更希望打造一个能影响更多的旅行者的平台,去传播我们的旅行精神和理念,而这和稻草人线下团队游业务的扩张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分歧。到2011年时稻草人的品牌已经成型,我也逐渐意识到,我能带给它的东西已经不多了。而此时恰好肖异和已经决定加入的蔡景晖向我发出了邀请。2011517日,我正式加入了当时已经7岁却只有7个人的穷游网。


在加入穷游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我担任了包括平面、网站ui设计、交互设计、锦囊的设计排版、地图制作等工作,同时兼任微博等各种社交媒体的维护,重新撰写了网站的用户规则,甚至清理了几万个垃圾注册用户…… 那时的我们,其实每个人都兼任了各种各样的工作,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1年底,穷游获得了置信资本的a轮融资后才有所好转。


后来一些同事的加入如今看都是很神奇的经历,2012年初,当时在阿里云的“女神”加入了,11年秋天她在flickr私信里联系到我,然后我们在过客酒吧的天台上碰面喝了几杯,现在她负责我们的整个用户体验团队;兔子来应聘时问我们的工作时间,我一句“我们醒着的时候都在工作”差点把她吓跑;孔雀在撰写完lp湖南指南后也来了,此人大学主修天文,硕士主修城市水文,我第一次看到他照片是在藏北无人区骑行时一张沧桑的脸;昌老师从瑞典回来下了飞机直奔办公室报到;坐着西伯利亚铁路去芬兰扎了一年的小欣也回来了;joy从上海直接搬家到了北京;nico第一次来我们在魏公村那间狭小的办公室时没敢进门…… 我无法在此列举每一个人,但很庆幸,今天你们都在。还有,我们的第一个实习生漪漪同学在实习结束时差点收购了我们公司,这也不是段子,今年她刚刚从哈佛毕业。


在最初刚刚加入的穷游的时候,有不少人都在质疑我这个决定,毕竟离开了打拼7年的上海,放弃了一手建起的品牌从头开始,甚至有人说我最多坚持两年。如今我要感谢当时质疑我的那些认识或未曾谋面的朋友,让我有了无比的动力在这条路上坚持下来并一直走下去。因为当时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就想好了,当面前有两条路的时候,选择难走的那一条。


当然会很难。5年,有过让人无比难过和沮丧的时刻。通过行程助手的数据查到在马航mh370上有我们的网友;尼泊尔大地震对旅游目的地的打击;一个产品上线和预期效果相差甚远;一些同事的离开;甚至有一次在普吉岛开年会的前一天我们的appapplestore全线下架,当然这是被冤枉错杀的,后来我们直接写了一封信给苹果的ceo蒂姆库克本人要求一个公正的对待。关于这封信的内容并不是控诉我们如何遭遇了不公,而是讲述了澳门新星际 是谁,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在做着怎样的事情,只在信的最后提到了我们要求公正对待,一周后所有的app都回来了。


5年,也有过让人激动万分的时刻。伴随着每一款app上线;每一次网站升级;每一场分享会;每一本锦囊的上线…… 我们搬入的第一个新办公室,大家看着它从一片平地变成一个漂亮的空间;杀回上海在淮海路上设立第一个异地办公室;清迈和京都q-home的成立;还有每一次收到用户的感谢反馈;2014年穷游创立10周年的时候,甚至有用户从国外飞回来专程参加庆祝活动,那天小小的园区涌进了16千人…… 所以今天我们坐在东直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才会更加珍惜这所有的一切。


关于旅行和工作


总有很多人问,我的工作是否就是到处旅行?大部分时候我不会去理会这样的问题,但确实有时候看起来我们经常在旅行的状态。其实和大家一样,我也都是利用年假和公共假期的组合来旅行的。可能唯一的区别就是,如果在穷游工作一段时间后假期会比较多。除了法定年假外,工作满1年就会有10天旅行假,每多1年还会增加,这个假期就是让员工用来旅行的。还有额外的奖励是工作满3年会有1万的旅行奖金,满5年是3万元。不仅因为大家是因为热爱旅行而加入,而且我们深知,如果连自己都不旅行的话,怎么能理解我们的用户?


今天虽然已经加入穷游5年了,但对于我来说,从注册的那一天起到现在以及将来,依然和所有的用户一样,从这里获得灵感,查阅锦囊,制订行程计划,顺利出行,最终安全回家。


还有不同的是,我的旅行有时会有后续,这些事情有可能对一些目的地带来微妙的影响。201110月的不丹旅行直接导致我们出版了《不丹》锦囊;2012年夏天我和朋友从新疆陆路出境至塔吉克斯坦,然后又陆路穿越了阿富汗进入巴基斯坦,沿喀喇昆仑公路返回中国;南半球的冬天在新西兰呆了一个多星期练习滑雪、蹦极和跳伞;年底和同事们在伊朗跨年并去到了圣城马什哈德,随后我们出版了《伊朗》锦囊,并对这个国家的旅游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13年春节在缅甸度过,同年我们出版了《仰光》《曼德勒》和《蒲甘》;13年秋季从克什米尔出发抵达印控拉达,并徒步穿越了神秘的zanskar山谷;2014年夏天圆梦了世界第二高峰k2徒步路线,我和朋友一起在巴基斯坦呆了20多天并共同经历了14天的冰川徒步旅行;秋天位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堪察加半岛也是一个神奇的经历,后来我又多次重返堪察加,第一本也是目前唯一的《堪察加半岛》中文指南也顺利出版,将这个目的地推广给中国旅行者;去年秋天我搭乘西伯利亚列车从太平洋海岸的海参崴历经7天抵达莫斯科,并对《西伯利亚铁路》做了更新,回来后在北上广成四个城市做了旅行分享会。这所有的旅行都是用个人假期去完成的。


旅行带来的驱动力让我们今天仍然把自己定位在创业的路上。这让我想到了前几天有位知名产品经理在微博上发了一篇文章,大概内容写的是他分析过去几年自己在旅游攻略领域创业失败的原因,其中每次失败无外乎融资不顺或时机不对,其中有一句我是认可的,原话是“决定性的因素从来都不是产品体验或运营手段,而是核心团队对市场的洞察力,对方向和机会的判断。”引用这句并不是想说我们在此点上做得有多好,但可以换个角度阐述一下这种洞察力和判断,那就是作为创始人,你能不能和自己的用户坐在一起把酒言欢,笑谈那喜马拉雅山脚下的神秘寺庙、斯瓦尔巴德岛上奔跑的北极熊、乞力马扎罗顶峰的日出、西伯利亚大铁路上的俄罗斯大妈、纵穿美洲大陆时如何搞定签证、从皇后镇15千英尺的高空一跃而下的感觉、直至南极半岛上臭气熏天的企鹅群……这是我认为真正重要的事。


我热爱旅行,这不仅是因为职业和此相关,更因为旅行本质上可以让我去欣赏不同,在看见世界的同时看见了自己。而无论世界如何变化,起伏,还有因为现实的妥协和挫折让我们失望过,旅行从未改变。5年,这里的故事依然能清晰提醒着我为什么世界变的越来越小;为什么旅行热情永不消退;为什么,如此对世界上瘾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分类:
澳门利来的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