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会带来的旅游业高质量发展契机 -澳门利来

 二维码
来源:冰雪产业
作者:金准,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秘书长,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

1972年举办的日本札幌冬奥会,是第一次在欧美以外举办的冬奥会,也是亚洲举办的第一届奥运会。1972年,时值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期的尾端,札幌所在的北海道,旅游业依然以传统的方式运行,冬奥会的举办,将冰雪旅游带入日本国民的视野,将北海道带到世界旅游的舞台,此后近50年,札幌冬奥会种下的高质量旅游种子不断生根发芽,北海道旅游的结构和面貌得以重塑,在亚洲形成了一个世界级的旅游目的地,其发展历程值得我们借鉴。

  一、高速增长期尾端,经济和旅游业都亟待转型

  从1965年到1970年,日本经济持续年均9%的高速增长,但到1971年,实际gdp骤降到4.4%,1974年的石油危机更让经济遭遇负增长,日本经济进入换挡期。站在1972年这个时点,日本高速增长期积累下了大量的问题,无论是经济和旅游业,都亟待转型。从旅游业发展的角度,经济换档期是一个特殊时期,一方面,经济的调速会影响旅游业旧有的发展红利,另一方面,以工业和出口为主导的增长方式逐步退出,经济社会结构再平衡带来的持续改革和开放,又为旅游业发展带来了新空间。从需求的层面看,1971年日本居民家庭平均每月消费支出达87475日元,文化与休闲消费家庭占比达8.9%,三口以下的家庭占比达到45.88%,每月劳动时间下降到186.6小时,制约旅游需求的3个核心要素,即收入基础、支出习惯和可支配时间,均有质的改变,这为旅游业向高质量转变创造了条件,问题是,在供给端如何适配以最终推动旅游业的高质量转型?

  二、冬奥会为北海道旅游业种下高质量发展种子

  1971年北海道年接待游客量达5033万人次,但旅游业发展存在几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是旅游业缺乏明确的产业位置,北海道是日本重要的食粮基地,也曾是日本的能源基地,旅游业虽然已经形成相当规模,但缺乏明确的产业定位;第二是核心吸引不明确,北海道以地广人稀、自然环境优美闻名,但核心吸引不明确,缺乏标志性的旅游项目和产品,业态较为传统;第三,城市和区域配套不足,旅游接待设施缺乏;第四,季节性强,每年的旅游旺季集中在夏季,冬季是旅游淡季;第五,国际化程度不够,和一年几千万的游客量相比,国际游客的比重很低,也缺乏国际声誉;第六,没有形成强产业的支撑,观光旅游业是其核心产业。札幌冬奥会的成功举办,为旅游业发展种下了高质量发展的种子。

  (一)与先后六期综合开发计划衔接,形成旅游业高质量发展的综合后台

  从1951年开始,北海道实施了六期《北海道综合开发规划》,冬奥会的发展计划被整合在第三期《北海道综合开发规划》中,与前后计划紧密衔接,形成综合开发体系,其中,提升基础设施、健全生活配套和发展旅游业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构成了旅游业高质量发展的综合后台。

  第一,列入开发核心任务,高起点定位旅游业。第三期《北海道综合开发规划》具有很强的高质量发展色彩,旅游开发被列为六大核心任务之一,被定位为“以广大的自然为背景,形成富有魅力的国民休养的场所,以满足广大人民的期望”,这设定了旅游业高质量发展的起点。

  第二,大力提升基础设施,改进旅游业发展基底。北海道为举办冬奥会进行的投资,大部分被用于城市基础设施的改善上,北海道提出要使地区间的交流更加紧密化,人和物可以长距离、快速、大量地输送,信息可以大容量地处理,能源可以大范围地供应,为此,北海道扩建了机场, 改善了火车站和铁路系统,札幌市营地铁也在冬奥会前的1971年12月开通。

  第三,多方位塑造生活圈,推动旅游内涵式转型。强化社会生活基础是六大任务之一,北海道致力于结合冬奥会打造生活圈,大力塑造核心城市圈和生活社区,其主要工作包括制订人口扩容的目标,丰富城乡生活配套,提升本土文化的吸引力等,丰富多样的文化生活为北海道内涵式转型提供了条件。

  第四,城市和产业拉动,形成广义的旅游配套和吸引。北海道认识到了城市和产业对旅游的综合作用,提出要把具有特色的城市和产业作为旅游对象广泛使用,塑造区域和城市的广义吸引力。北海道着力发展和配套公园,推动自然环境和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投资旅游接待设施。广义的供给形成了广义的配套和吸引,最终将北海道推向了更成熟完善的目的地。

  (二)将北海道带入冰雪旅游的前沿,塑造了北海道的核心旅游吸引力,并形成了丰富产业链

  借举办冬奥会的契机,北海道提出要发展成为“一年四季都充满魅力的,属于国民自己的自然观光娱乐之地”,大力发展冬季旅游、体育旅游,塑造北海道旅游的核心吸引力,构建了以质量为核心的现代旅游产业。

  第一,依托冬奥会构建精神地标。札幌冬奥会为旅游业留下了一批旅游吸引物,包括举行开幕式和闭幕式的makomanai公园,大仓山观景点、宫森森跳台滑雪场、札幌teine、mikaho体育馆和tsukisamu体育馆等,很多设施邀请了知名设计所设计,这些场馆至今向游客开放,成为了北海道发展冰雪旅游的精神坐标。

  第二,一流的运动设施与一流的旅游配套同步发展。北海道大力提升冬季运动和旅游的配套,一面大力建设和扩充滑雪和滑冰场,北海道成为了日本滑雪场最多的地区;一面扩充旅游设施,开办国民休假村和国民温泉疗养地,体育的链条和旅游的产业无缝整合在一起,相铺相成,同步发展。

  第三,塑造国际旅游的影响力。利用冬奥会的契机,北海道开展了广泛的目的地营销活动,把北海道丰富的冬季运动与旅游资源推销到了全球,“粉雪”和札幌冰雪节为世界所知,欧美的滑雪爱好者也被吸引而来,改变了北海道的传统客源结构,开启了北海道旅游国际化的道路。

  第四,构建融合共生的现代产业链条。北海道构建了体育-旅游-产业融合共生的链条,从专业到业余的各级滑雪、亲子戏雪,到游乐、住宿、观光、美食、装备租赁、旅游交通等,全面覆盖,形成对全世界的滑雪爱好者和游客的吸引力,会展旅游、节事旅游、研学旅游等均由此发展起来,逐渐形成北海道旅游的新支点。

  经过冬奥会,北海道旅游踏入了新的发展阶段,游客量突破7000万,构筑了50年长期发展的基础。比较冬奥会前后的统计数据,在游客结构上,道外游客占全部游客的比重从 30%逐步增长到35%,国际游客数量有了长足的增长,从旅游业的季节分布来看,此前北海道一年中仅有夏季一个旺季,冬奥会后,逐渐形成了夏季和冬季的两个传统旺季,冬季游客量在全年的比重从1965年的9.7%增长到1973年的14.6%,夏季的旺季期也从7月到8月逐步扩展为5月到10月 。更为重要的是,高质量旅游产业的基因被种下,一个经济效益强、产业效率高、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旅游目的地成型了。

  (三)持续有力的国家改革和开放,将后冬奥时代的北海道推向世界旅游目的地

  后冬奥会时代的北海道旅游业发展,是依托国家层面持续有力的改革和开放实现的。日本于1972年制订《自然环境保护法》,1975年开展“一村一品”运动,1977年推行《第三次全国综合开发计划》,1978年实现出境旅游自由化,1980年起开始探索工作休假制度,1982年以提升旅游质量为中心修改《旅行社法》,1985年实现双休制,1987年颁布《综合休养地区建设法》和《度假区法》,1987年通过《海外旅游倍增计划》,1988年颁布《90年代旅游振兴行动计划》,一面改革,一面开放,为北海道旅游业带来了持续的活力和动力,旅游业走向互联互通,推动北海道一步一步地成为世界旅游目的地。

  三、札幌冬奥会给我们的启示

  北海道通过明确的目标、通盘的规划和良好的产业设计,立足体育运动塑造旅游引擎,立足世界舞台提升旅游产业质量,立足改革开放推动世界旅游目的地的形成,为世界启示了一条旅游业高质量发展的道路,有如下几点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

  第一,要站在产业融合的角度规划和设计区域。要从一开始就立足体育、旅游和多元产业融合的角度规划和设计区域,站在构建一流的城市、一流的区域、一流的生活和一流的产业的高度,全面提升设施,构建综合吸引物体系,形成会后的可持续运营资产。

  第二,要站在世界影响的角度塑造目的地。要充分认识到冬奥会在世界范围的形象塑造力,做好目的地形象和推广规划,通过一次盛会,将中国的冰雪运动、中国的冰雪旅游和中国的冰雪目的地一并推广出去,形成可不断扩展强化的发展形象。

  第三,要站在风气引领的角度引导需求。要通过一次盛会,塑造国民冰雪旅游的习惯,引领全民热爱冰雪运动的风气,以一次盛会,形成一批冰雪旅游目的地和广泛的冰雪旅游爱好者,为冰雪旅游产业的持续发展打下基石。

  第四,要站在互融共通的角度推进改革和开放。要充分认识到,后冬奥会的运营,不能仅仅立足于遗留设施的商业运作,要以冬奥会为契机,站在互融共通的角度,推动以解放生产力为核心的改革和以移除限制为核心的开放,深化旅游业的供给侧改革,推进旅游业的高质量革新。


上一篇
下一篇
文章分类:
澳门利来的友情链接: